债务违约5个月,花样年都经历了什么?

本报记者 张慧敏 李未来 深圳报道

近日,香港联合交易所发布了纪律行动声明,对花样年(股票代码:1777.HK)、彩生活(股票代码:1778.HK)、潘军、唐学斌、林锦堂、周勤伟进行了批评和指令。主要原因是花样年曾承诺不会从事任何涉及“住宅社区”的物业管理服务业务,彩生活曾承诺不会从事任何涉及“纯商业物业”的物业管理服务业务,但花样年和彩生活并未严格遵守承诺,另外,上述四人也未尽到相应职责。

对此,联交所指令花样年执行董事、主席及行政总裁潘军在90日内完成17小时有关监管和法律议题的培训。对此,花样年和彩生活发布的联合公告显示,“经考虑,并无证据涉及任何不诚实行为、欺诈或对潘军先生的诚信存疑,本公司认为潘军先生仍适合担任花样年及彩生活的董事”。

花样年方面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事因已是过去式,纪律行动对公司没有任何影响,公司后续也会加强合规动作。有专家表示,该项纪律行动的开展,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花样年和彩生活在相关批露资料等方面或存问题,这会引起外界对其财务状况的猜疑。

距离2021年10月初债务违约已经五个月,近日,《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债务违约以来,花样年下属多家公司的股权遭到冻结。另外,2022年1月,花样年物业销售额约5.1亿元,同比减少约77.77%。截至2022年3月4日收盘,花样年的股价为0.285港元/股,较2021年9月28日的收盘价0.56港元/股下跌49.11%。

花样年、彩生活和潘军等人被批评

联交所对花样年控股(股票代码:1777.HK)、彩生活(股票代码:1778.HK)、潘军、唐学斌、林锦堂、周勤伟进行了批评。据悉,潘军为花样年的执行董事、主席、行政总裁,彩生活的执行董事、主席、前非执行董事;唐学斌为彩生活前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和前非执行董事;林锦堂为花样年前执行董事、前非执行董事和彩生活的前非执行董事;周勤伟为彩生活前执行董事。

另外,联交所指令潘军在90日内完成17小时有关监管和法律议题的培训,唐学斌、林锦堂、周勤伟日后若要在联交所上市公司任职董事,先决条件是完成17个小时有关监管和法律议题的培训。

联交所为何会做出上述批评和指令?联交所声明显示,2009年,花样年上市,其后在2014年6月分拆彩生活上市,并为彩生活的控股股东。分拆之时,花样年和彩生活为了消除潜在竞争及清晰划分业务,签订了不竞争契据及业务划分计划。

根据当时的约定,花样年承诺不会从事任何涉及“住宅社区”的物业管理服务业务,彩生活则承诺不会从事任何涉及“纯商业物业”的物业管理服务业务。然而,花样年自2015年1月起参与了30个涉及住宅社区的项目管理,其中有四个项目与花样年开发的“住宅社区”有关,彩生活则于2015年6月、2018年2月及2019年3月收购了三家“纯商业物业”目标公司股权,与此同时,花样年和彩生活都没有将上述收购事实交给对方评估,而潘军、唐学斌、林锦堂、周勤伟作为当时的相关负责人,都没有尽到相关职责,联交所因此作出了上述批评和指令。

对于联交所此次纪律行动,花样年和彩生活发布的联合公告显示,“经考虑,并无证据涉及任何不诚实行为、欺诈或对潘军先生的诚信存疑,本公司认为潘军先生仍适合担任花样年及彩生活的董事”。

花样年方面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此事因已是过去式,纪律行动对公司没有任何影响,公司后续也会加强合规动作。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花样年和彩生活违反不竞争契据和业务划分计划,主要缘于拆分过程中对于物业的分拆不够明晰,花样年作为开发企业,因此可能会涉及住宅项目的物业管理,而这本身应该可以在后续调整中进行优化。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梁楠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该项纪律行动的开展,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花样年和彩生活在相关批露资料等方面或存问题,这会引起外界对其财务状况的猜疑。

推进债务重组和展期

距离2021年10月初债务违约已经五个月,花样年的债务处理情况如何?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2021年债务违约以来,花样年下属多家公司的股权遭到冻结。企查查显示,单深圳市花样年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投资的69家企业中,就有9家公司的股权被冻结,冻结数额超过6.5亿元。

张波认为,股权冻结本身是和债务违约有一定相关性,目的在于限定被冻结股权的股东从企业获得盈利及其转让股份的权利,通过这种方式,既能防止股权收入的不当流失,又不容易对企业的运营产生本质危害。

梁楠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随着股权接连被冻结,或会引起外界对花样年资金状况的担忧,一方面或将激起投资人谨慎心理;另一方面,对销售层面也会有一定的负面影响。

花样年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在积极推进与相关方面的沟通,部分项目的债务重组和展期在有序推进,债务风险在逐步化解,争取尽快和解。花样年企业基本面良好,相信在各方的支持下,会尽快化解短期的流动性问题,与合作伙伴继续共赢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2022年,花样年将有一笔金额超过7亿元的境内债券需要偿还。那么,花样年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偿还吗?花样年方面表示,公司正协同财务顾问华利安诺基(中国)以及法律顾问盛德律师事务所继续推行措施缓解流动资金问题,正有序推进债务重组流程。相关进展动态欢迎留意公开信息。

那么,花样年可以采取哪些方式缓解其流动性压力呢?

梁楠认为,首先,应对债务,要积极与债权人沟通,努力偿还债务以提振市场信心,避免企业的负面影响进一步加剧;其次,要出售资产回笼资金,这在缓解企业流动性压力的同时,也降低了相应资产后续的资金投入,能够减少企业未来一段时间内的现金流压力;再次,企业要全力保交付,这有助于提升交付率和交付满意度,同时有利于提升企业公信力;另外,加强战投引进对花样年也至关重要。

张波表示,从花样年目前的情况来看,加快资产处理节奏,同步加快在售项目的去化速度,同时积极寻找外部合作机会是缓解流动性压力的重要举措。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